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背叛
        这些天,萧天成日日陪她用膳,无论如何每日此时必定归来,今日已经过了时辰还不见他,夏清杺便有些心神不宁。残颚疈晓

         正想着,门外便跑进来个太监替萧天成传话说今日晚归。

     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,夏清杺才松了口气,转身回到饭桌前接着吃饭。

         吃过饭后,等所有宫人全部退下,立在一边的满月才小声问:“小姐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太子爷了?”

         夏清杺以往听到这话的时候,总是暴跳如雷的反驳,可今天反而平静地说:“我喜欢的是裴钱,不是他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小姐喜欢太子爷也没什么不好的,毕竟您还怀着他的孩子呢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话到嘴边,猛地想起萧天成的提醒,夏清杺只得住了嘴,改口道:“意外,意外,纯属意外。”

         烛光跳动,夜色渐深,夏清杺早已在宫人的服侍下安寝。

         萧天成赴宴归来,瞅见夏清杺的一只脚露在被子外,便走过去替她盖好,随后和衣躺在一边,用手撑着头看她。

         睡梦中一阵凉气袭来,嗅到熟悉的味道,夏清杺便知道是萧天成归来,因此自觉的往里挪了挪,转身背对着他又睡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酣睡中意识到萧天成在看她,夏清杺不满地嘟囔道:“赶紧睡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萧天成依言躺下,却不知怎地想起了不久前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 想当初,他们第一次同房,夏清杺可是想了各种办法来防备他,什么在床中间摆装满水的茶杯了,在床中间扎一排针了等等。

         如今,这丫头对他可真是愈发放心了。他们之间的相处,也越来越和谐,越来越像……一对老夫老妻。

         满足的叹了口气,不顾夏清杺的反对,萧天成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
         微微挣扎了一番,无果后夏清杺放弃,嘟囔道:“干什么,热死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不顾夏清杺的抗议,萧天成用下巴蹭着她的头发,然后笑道:“就抱一会儿。”

         果然,一炷香的功夫后,萧天成依言放开了夏清杺,起身用凉水洗了把脸。

         时光渐逝,三天后,大婚如期而至。

         因为夏清杺身子的缘故,皇帝下旨减免了诸多繁琐的仪式。因此,等萧天成挽着她的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,可以说整个仪式已经接近尾声。

         虽然她身着宽大的婚衣,但她隆起的腹部还是让底下观礼的人纷纷侧目。

         听萧天成说裴钱也会出席观礼,因此,甫一站在高处,夏清杺便急急忙忙的张望他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 人群中,从夏清杺刚一露面,坐在远处的裴钱便看到了她。

         两月未见,每日只是听人汇报她的近况,今天又隔着很远的距离,他瞧不清楚夏清杺的样子,如果看身形的话只是觉得她略丰腴了些。

         可等她走近后,裴钱才发现她的肚子微微隆着,看样子已有四个月左右。可是这段时间探子带来的消息里并没有提及她怀孕一事。

         看着面带微笑站在萧天成身边的夏清杺,裴钱突然萌生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