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醉玲珑[中卷]_分节阅读_5
        切境,若暄若寂,若物非物,若欣若厌。苦满空溢,明心见性,见性成佛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淡声道:“大悟无言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道:“大悲无泪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凝神看了他一眼,见他神情上有种异样的东西如轻羽点水般一闪而过,人却往前一倾,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本王独爱此味,时时心存惦念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微微斜眸,两人近在咫尺:“殿下既读经论禅,想必也听说过,无妄想时,一心是一佛国;有妄想时,一心是一地狱。众生造作妄想,以心生心,故常在地狱。菩萨观察妄想,不以心生心,故常在佛国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突然仰头哈哈大笑,神情狂妄,惹得周围不少人往这边看来:“佛国又如何,地狱又如何?本王难道还怕了他?相由心生,命由我立!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方要说话,突然见他从自己脸上收回目光往旁边看去,原来却是紫媛从度佛寺的大殿中沿阶而下,想是在正殿上过香后,此时才下山。

         紫媛初时没有看到他们俩人,只是低着头步步缓行,待走到快近前猛地见到夜天溟,着实吃惊,停住脚步匆匆福礼:“殿下!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转身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       紫媛轻声答道:“妾身见殿下这几日事多心烦,想来此敬香拜佛,求个吉利,只是不知殿下竟也在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望着她柔顺娇怯的模样,抬手将她带到身边,言语听起来格外温存:“我倒不知你也有这份心,忘了该见过王妃了吗?”

         被夜天溟挽着,紫媛略有些慌乱的抬头看卿尘,心中“砰砰”乱跳,“紫媛……见过王妃!”

         忽然身边暖气扑面,夜天溟魅亮迫人的眼神在她面前一落,手底微微用力将她拉近,紧靠在她耳边道:“你在发抖。”

         紫媛心中存着事情,不敢看他,只是柔声道:“殿下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在害怕什么?”夜天溟继续问道,神情有些阴郁:“害怕本王吗?”

         他阴晴不定的性情紫媛向来是知道的,定着心神回道:“紫媛怎会怕殿下,只是觉得殿下的手很凉,山高风冷,殿下出府该添件衣服,这样一件单衣怎么能行?”

         山风飘荡,确实是有些凉意,夜天溟眼中暗鸷的颜色缓缓收敛下来,倒没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此时卿尘忽然对他笑道:“很久没见着紫媛了,殿下若不介意,不如让紫媛乘我的船回天都,我们一路也好说说话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闻言,深眸之中笑意蛊惑,衬在那张完美的脸上有种勾魂夺魄的美:“那么便有劳四嫂了,改日请四哥四嫂来我府中宴饮,还望四嫂赏光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静静说道:“多谢殿下。”

         紫媛暗中长松了口气,夜天溟转身离去时,卿尘已经伸手握了她的手,她掌心全是冷汗,“郡主!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道:“委屈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紫媛缓缓摇头,看着夜天溟远去的背影,说道:“此后一生,我愿为他抄经颂佛,只求若能赎那万一的业孽,便也知足。”

         佛钟如诵,山寺渐远,卿尘与紫媛一路缓行,步出山门,佛界尘世交临的一线,她驻足回头遥望寺阶高起。登山祈福求经的善客步步攀登,俯首低身,神情各异。大佛殿中释迦牟尼的巨大尊像尚依稀可见,镏金重彩庄严肃穆,深檐飞阁下缭绕在青烟之后。

         她微笑敛襟,飘然往山下而去,佛度众生,偏偏又有多少轮回难解,求佛不如求己,奈何世人苦苦执著,舍近求远,难怪佛总是垂眸浅笑静而不语了。

         千帆过尽长江水

         禁宫北苑,击鞠场上长杆飞月,球似流星,一片人马奔腾。

         莺飞草长春光明媚的日子,一年一度的击鞠赛又到了近期。往年这时候,夜天凌若要击鞠一般都去神御军营,顺便督促将士们练习交战技巧,今年却因为交了兵权,不愿去招人眼目,便被十一拉来了这里。他并不十分沉迷击鞠之戏,只下场玩了两局,便将球杆丢给侍卫,自去外围观战。夜天湛已经连战几局,正想出场略作休息,纵马和他并行,一边说道:“四哥的球技是越来越厉害了,十二弟他们这回可输得心服口服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翻身下马,侍卫忙上前接了马缰,他微微一笑道:“刚才若不是七弟配合得好,也攻不破他们的球门。”

         场内掀起欢呼,却是十一带球攻破了对方球门,夜天湛喝了声彩,突然听到除了场中的热闹外不知何处传来阵阵喧嚣。夜天凌正也听到了,扭头往开仪门方向看去。击鞠场因在宫城外围,离开仪门特别近,此时留意去听,那些吵闹声便越发清楚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湛召来侍卫:“去看看什么事。”

         那侍卫领命而去,不多会儿小跑着赶回来:“启禀殿下,神策军的将士在开仪门前闹起来了!”

         “所为何事?”

         侍卫答道:“听说是因为军中传出了有人侵吞军饷,将士们气愤不过,要面请皇上圣裁。神策军三品以下的将士差不多都到齐了,简直就是……就是兵变!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湛吃惊,帝都之中守军兵变,这是自开国来从未有过的事,非同小可,脑中第一念头便是神策军既然如此,不知神御军情况怎样。扭头往夜天凌看去,却听他问了一句:“溟王人呢?”

         侍卫道:“没有见到溟王殿下,神策军大将都到了开仪门,但还是镇不住场面,已经派人去找溟王殿下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微一点头,夜天湛瞥见他的神情,心间蓦地闪过丝异样。虽说这位四皇兄向来遇事冷淡不惊,但做为统领军务之人,这也太过镇定了,他眼梢一挑,“事涉军饷,凭几员大将恐怕真压住不住,四哥要不要去看看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已命侍卫退下,道:“神策军向来归九弟统调,此事应该由他处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倘若神御军也闹起来呢?”

         “那便该尊请父皇圣裁。”

         这显然是不打算插手,夜天湛心思敏锐,已将此事大概料到了几分,“四哥言之有理,出了这等大事,想必九弟很快便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正说着,致远殿传旨内侍匆匆寻来,传天帝口谕宣凌王、湛王即刻入见。

         天帝这边得报神策军兵变,偏偏四处找不到溟王的踪影,正龙颜大怒。尚书令殷监正早已被宣见,刚递给夜天湛一个颜色,便听天帝质问下来:“私吞军饷,激起将士叛乱,你们兵部和户部都干什么去了!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和夜天湛分别领着兵部和户部的职责,先行请罪。天帝刀锋般的眼神带过去,盯住夜天湛:“越来越不知收敛了,朕高官厚禄养着他们,他们还不知足,连军饷都敢动,你给朕说说,想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湛不慌不忙,从容奏道:“依儿臣之见,此事非严办不可。当务之急应先稳定军心,对将士们承诺将此事彻查到底,然后从兵部始,清查户部,绝不能有所姑息。将士激变虽触犯天威,但若能借此清正吏治,则焉知非福?还请父皇息怒。”

         他这一番话让在场几人都意外至极。清查户部,必然牵连百官,谁都知道湛王是朝臣仕族遮荫的大树,按道理他保还来不及,谁知竟主动提出清查。他这样的态度,顿时将眼前火药味甚浓的场面压下去几分,夜天凌不动声色地便往他那里看了一眼。天帝未作声,目光中深带思忖,脸色却渐渐有所缓和,“照你这么说,这是个得罪人的差事,该让谁去查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湛道:“儿臣愿为父皇分忧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哦?”天帝返身坐下,抬眸看想夜天凌,“你觉得呢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道:“儿臣附议。蠹虫噬木,久必断梁,硕鼠食粟,终可空仓,贪吏窃国形同此二。今天既可因军饷激起兵变,日后就难免国将不国,请父皇降旨严办。”

         天帝阖目沉思,稍后说道:“既如此,朕便将此事交于你二人。凌儿代朕去开仪门告知诸将士,军饷一事,朕绝不姑息!”

         几人退出致远殿,夜天凌先行赶去开仪门。殷监正待他一走,便问道:“殿下,我们为何要自行清查户部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湛遥望着夜天凌远去的背影,神色静如冷玉。方才夜天凌在殿中警钟一般的话语,让他心中颇有些不谋而合的感觉,但这场兵变的真正目的,恐怕远非表面这么简单。“自己不查,难道等着让别人一网打尽?”

         殷监正沿着他的视线看去,已有些明白他此举的用意,却又道:“可是如此一来,我们岂不是自毁长城?”

         正午骄阳照在夜天湛的朝服之上,嵌丝银线轻微的光泽一晃同那白玉龙阶的耀目混了去,恰如他眼底的一丝锋利,“蠹虫噬木,久必断梁,硕鼠食粟,终可空仓。你没有听到这话吗?不查才是自毁长城!告诉他们,若再不知收敛,就谁也别怪本王无情。”

         殷监正被他语中的严厉震得一顿,没有立时接话。夜天湛似乎轻叹了声:“欲速则不达,我们失策了。”说完此话,他淡淡一扬眉,眼光往开仪门方向瞥去,俊雅的微笑又回到脸上:“走吧,为时不晚。”

         无论何时,莲池宫总是如此安静,卿尘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,沉木香的缭绕青烟婉转直上,伴着静垂的纱帐偶尔飘摇。

         凝眸看去,眼前每一栋金丝木梁上,都细细雕刻着幽美清莲,鬼斧神工极尽精巧,千姿百态的深深镌铸了整座宫殿,历尽数十年岁月却没有分毫改变。

         莲妃合目靠在绣榻之上,清丽绝伦的面容依旧带着辽远和缥缈,透明的白皙,几乎不见丝毫血色。

         接连病了多日一直不见好,卿尘将搭在她关脉的手指收回,担忧的说道:“母妃……”这病分明是由心生。

         莲妃微微睁开眼睛,摇摇头:“陪我坐会儿,说说凌儿这几天都干什么了?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淡笑了下:“看书,写字,也练剑。还在王府里四处走看,说好些地方他都不知道有那样景致。”

         一抹慈爱在莲妃眼角微晕,迎儿进来轻声禀道:“娘娘,皇上又有赏赐来。”那祥和的神情尚未化成笑意,便在莲妃脸上微微淡了。她只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迎儿又道:“这次是孙公公亲自送来的,还有口谕说皇上今日晚膳来咱们宫里用。” 一边将那赏下的东西呈给莲妃过目。

         成双一对玉光通透的翡翠镯并同色莲花玉簪,这是年前南使朝贡的贡品,极难得的成色质地,如此赏赐连皇后都不曾有,天帝竟将一整副都赏了莲妃。

         如今似是不同往日,天帝不但赏赐频频,常来莲池宫,更连晚膳都要到这里来。

         莲妃只看了一眼那些东西,便让迎儿拿走,静静叹了口气,对卿尘道:“如今凌儿有你,我便放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说道:“母妃只要把身子养好,不必多虑挂心。”

         莲妃眼中有些迷濛,轻声道:“这么多年,你不知道我有多怕,凌儿,他是一步一步踩在刀锋上过来的。这些年因着我,宫里朝外多少人不待见他,但是他更难的还在后头,你以后要多帮着他,也多劝着他。”话中说不清的一抹疼惜,混杂着沉积多年的爱、恨、伤、悲起伏沉寂,此时听来却似过尽千帆,落木萧萧,无限凄怆哀凉,仿佛已经无力再想再看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道:“母妃放心吧,四哥他心里都清楚得很。”

         莲妃咳了几下,卿尘忙轻轻替她抚背,莲妃却握住她的手道:“卿尘,你记得一句,若有那么一日你便告诉他,天帝……天帝待他还是不薄的,无论他要做什么,千万莫让恨迷了自己的心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一时间有些怔忡,夜天凌虽从未对人表露出半点儿,什么都不变,就连那句“父皇”也从未私下改口,但他心里恨着天帝。

         弑父之仇,逼母之恨,他那样的人,若恨起,便会恨到深处吧。

         顺风而上,船行稳健。楚堰江天堑平阔,江面之上船只密集,两岸坊间盛设帷帐,檐宇如一,繁华楼市,商贾如云。

         凌王府的舟驾一路出宫回府,卿尘在船舱坐了会儿,便站往船头。江风长起,吹得她衣衫飘摇,白江如练,远远能望到苍茫天际,有如一线。她靠在船头,沿着江岸随意看去,突然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,略一回头,迎面横陈江面的跃马桥上,正有人勒马伫立,往船上看来。

         众多侍卫拥簇的中间,一人身着银色武士服,贴身修长,衬着江上反射来的斜阳有些耀眼,几乎看不清是何人。

         但卿尘很清楚地感觉到那双眼睛,妖魅而邪气十足的眼睛,一瞬不瞬地看着她,那种饱含侵略性的目光如影随形,几乎想将她吞噬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,她淡眉微扬,亦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