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醉玲珑[中卷]_分节阅读_9
        卫宗平笑道:“小女儿家难免闹闹脾气,不妨让她和骞儿多去游玩,说不定反而能成了一桩喜事?”

         “呵呵!”殷监正一愣,笑说:“说得是,说得是。不过若说喜事,皇后娘娘前几日倒提起为七殿下纳正妃的事,卫相府上的二小姐还未许配他人吧?”

         卫宗平听出言下有意,说道:“皇后娘娘的意思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殷监正笑道:“卫相,咱们两家看来倒是真有儿女缘份呢。”

         俩人心照不宣,卫宗平极感慨地抿了口茶,湛王,眼下看来是最明智的选择了!

         红宵帐底卧鸳鸯

         秋夜清浅,月色隐隐的笼在云后,一片淡淡暗寂。

         溟王府中早已下了灯火,除了夜天溟禁押在内院,府中所有家眷都被集中在偏殿看守,进进重院悄无声息,黑暗里掩着沉闷的不安。唯有府外皇宗司守卫职责所在,偶尔能听到长靴走动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夜已中宵,府中一道偏静的侧门处微微响动,一人悄然推门而入,周身罩在件黑色斗篷里,连着风帽遮下整张容颜,丝毫看不清晰。

         几乎是熟门熟路的入了内院,那人微微抬头,廊前一盏若隐若现的风灯轻晃,在她苍白的脸上掠过丝光影,眸中是片深寂的黑暗。

         院里香桂坠了满地,风过后,丝丝卷入尘埃。

         日日复日日,年年复年年,盛时花开飘香砌,零落又成泥。

         那人伫足,似乎看了看这花木逐渐凋谢的庭院,伸手将室门推开。

         秋风微瑟,随着她卷入屋内,带着片早凋的枯叶,吹得本已昏暗的烛火一晃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却还未睡,神色微见憔悴,抬眼处,一抹魅冶却在烛火中显得分外美异。见到来人,他略有意外:“是你?”

         那人将手中一个食盒放下,冷冷地注视着他:“不,是我。”她将斗篷的风帽向后掠去,露出张消瘦的容颜,映在夜天溟魅光微动的眼底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长眉一皱,将她打量,突然神情大变:“是你!”

         “对,是我。”那人微微冷笑道:“很诧异吗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眸中满是惊骇:“不可能,你……不可能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太低估凤家了。”那人极冷地一笑,自食盒中取出一壶酒:“没想到今日是我来陪你饮酒吧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此时已然镇定下来,走到案边再次将她打量,终于说出两个字:“鸾飞。”

         鸾飞提壶斟酒:“殿下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怪不得他们事情策划的如此周详,原来是你。”夜天溟眼中阴鸷的目光骤闪。

         “殿下应该亲眼看着我死才对。”鸾飞目光微寒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夜天溟心中暗怒,冷哼一声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来陪殿下饮酒。”鸾飞面上却带了温柔的神情,将斗篷解开丢在一旁。

         她身着一袭绛红云绡宫装,其红耀目,似血般浓浓婉转而下,流云裙裾衬得身姿俏盈,轻罗抹胸,长襟广带,似是整个人带着回风起舞的风情,惑人心神。

         鸾飞托着酒盏,步步轻移,丹唇微启:“君若天上云,侬似云中鸟。君若湖中水,侬似水心花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歌声妙曼,勾魂摄魄,夜天溟瞳孔猛地一缩,听她说道:“殿下,你可记得这支《踏歌》舞,在这府中的晏与台上,你见过的。”低低的声音,幽迷而怨恨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却似乎已被魇住,痴痴的看着她转身,起舞。

         鸾飞回眸一笑,笑中透着刻骨缠绵的寒意:“像吗?穿上这身衣服格外像是不是?我从七岁那年便看着你们俩,我学着她的一举一动,她走路,她跳舞,她皱眉,她欢笑,只为了你多看我一眼,你看,是不是很像?”酒盏已托到夜天溟面前:“殿下!”

         “殿下!”秋波温柔,是纤舞的呢喃击在心头。夜天溟一把将那盏酒握住,倾酒入喉,呛烈灼人。

         鸾飞托盏的手带来一阵幽香,罗袖滑下,露出玉白皓腕,夜天溟眼中似是跳过炽热的焰火,疯魔了一样将她攫住,狠狠地吻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 红唇轻软,“纤舞!”他低唤,唇上却重重一阵剧痛,瞬间鲜血长流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猛地松手退开,迎面那双眼睛如此强烈的憎恨,似是化做了尖刀,要将他寸寸割透。

         “很像?是不是?”鸾飞再问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嘴角殷殷一道鲜血流下,阴鸷的目光带着几分狂乱,他忽然仰天大笑起来,“哈哈,哈哈……像,太像了,可惜不是纤舞,永远也不是,你是凤鸾飞!纤舞死了,你也该死!你为什么还活着!”

         “因为你说过和我同生死,共富贵。”鸾飞伸手将沾在唇上的血缓缓抹去,在灯下抬手细细审视:“我若死了,你怎能活着?你若活着,我又怎能去死?”

         唇间那抹血色将夜天溟一双细长的眸子衬得分外妖异:“好,不愧是凤鸾飞,所以你永远不可能是纤舞!”

         “被人陷害的滋味怎样?”鸾飞冷冷地问道:“被自己身边的人出卖,即将一无所有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心底生怒,眼前却突然一阵晕眩,“你……”他踉跄扶了长案:“你给我喝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鸾飞笑着,“你应该很熟悉,离心奈何草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溟愣了愣,似乎听到了极好笑的事情,不由便笑出声来:“你应该用鹤顶红!我早就活够了,纤舞死了,我活着又如何?”

         他身子摇摇晃晃,面前的身影越来越模糊,却变得如此熟悉。红衣翩跹,轻歌长舞,玉楼宴影,上阳三月新春时,风正暖,花正艳,娥眉正奇绝。

         “纤舞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鸾飞静静看着夜天溟倒下,眼角滑落泪水,“我爱了你一生,随了你一生,等了你一生,最后,你想着的念着的爱着的,还是纤舞。”她跪下来,伸手抚摸夜天溟的脸:“不过现在,你只能和我在一起,我们一起还了欠下的债,等见到了纤舞,我也把你还给她。”

         她执起那盏明灭不定的烛火,慢慢的划过纱帐、窗帷,艳红的舞衣在骤然明亮的火焰中带出一道绝然的风姿。

         火起势成,她在夜天溟用过的酒杯中斟满,就手饮尽,轻轻念道:“常来夜醉酒,月下霓裳舞,胭脂玉肌雪,唇齿琼液香,笙歌满春院,横波媚明霞,轻飞牡丹裙,临水看君来。”

         秋夜风高,烈焰长飞,终于映红了上九坊的天空。

         圣武二十六年秋,溟王谋逆,事败,畏罪纵火,焚府自绝。帝诏,溟王出皇宗,除爵位,眷属七十六人入千悯寺。

         溟王府一夜大火,如同当年东宫焚毁,风流落去,只剩下了断瓦残垣。

         因前几日微有不适,卿尘一直便未进宫,再次踏入这殿宇连绵的宫阙,突然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似是一夜秋风,已换了世颜。

         宫闱生变,朝政纷乱,北晏侯虞夙却恰在此时上了道称病请撤的表章,如同夜天凌所预料,四藩趁隙欲乱,已是迫在眉睫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自致远殿中走出,有些出神的立在那里,御苑中不知何时开了盏盏秋菊,摇曳纤弱,素色如雪。

         她将手掌轻轻伸开,湛湛秋阳在指间映出近乎透明的莹白,隐约可以看到丝丝血脉川流其间。

         或许这个身体里真正流淌着的便是权臣阀门的血,怜悯亦或优柔如此的轻渺,翻手亦可覆雨为云,将别人的命运倾覆于指掌。

         只是即便罪有应得,究竟谁有权利去审判,去惩戒,这审判与惩戒又究竟是对是错?

         天帝膝下最小的瑞阳公主,正咿咿呀呀,由几个常侍女官引着在苑中玩耍。

         远远看着那小巧的身影蹒跚学步,卿尘心底有一丝酸楚微微泛上。

         金檐丹壁的宫廷,在孩子眼中似是华彩溢美琉璃世界,不知等她长大后,历尽红尘万丈,是否依旧记得这琼宇仙境中曾有的嘻笑与欢闹。

         多少人困布其中,为权痴,为情狂。鸾飞之痴狂,宁愿与夜天溟同归于尽,撇下尚未足月的孩子。

         遗书托孤,以身还情,以命抵债,却又种下新的孽缘轮回。

         她从未想问夜天灏是不是会原谅她,亦从未看到同样的痴恋心碎,只因爱情的眼中只能容下一人,即便早知错以终身。

         那孩子似是能感到母亲的离去,终日哭闹不休。卿尘无奈,只得同夜天凌商量去请夜天灏。

         许是血脉相连,孩子见到夜天灏竟然停止了哭泣,张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。瞳仁乌黑清澈,映着隽雅面容苍白如死。

         狠心弃子,她终究还是爱着九弟。夜天灏语出哀痛,却当即入宫请求天帝准许收养婴儿,天帝没有追究只语片言,默然应允。

         鸾车离开宫门,驶在回府的路上。卿尘轻轻掀开繁华重绣的锦帘,秋阳下的街道,行人安恬,有父子、母女、夫妻,或行走,或交谈,或叫卖,或闲暇。

         盛华风流的坊肆间,天高云淡,迎面秋风飒飒。

         如此琐碎而又平淡的生活,禁宫朱墙里,却是一片片刀光剑影。万里江山锦绣下,亦是烽烟将起。

         回到府中,卿尘颇有些神不守舍地往天机府走去。雕花长窗半掩,几人声音传入耳中。

         “此时若联姻殷家,倒也并非全无益处。眼前殷家先提出嫁女,只不知殿下怎么想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殷家既请冯老将军来提亲,殿下多少也会给个情面,究竟怎样,待会儿问问便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心谷遽沉,然而推门的手已收不回了。屋中杜君述、陆迁等人见到她都是一愣,顿时停止了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气氛微僵,白绡裙裾逶迤而过门槛,身后紫薇花正落了末期,飘零廊前。

         “王妃!”杜君述起身叫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强抑着心底翻腾,淡淡看了他们一眼:“殷家是湛王的直亲,岂是嫁一个女儿便能改变的?让冯老将军回去告诉殷采倩,莫要一时糊涂,免得往后夫家娘家进退两难。”语中微寒,说罢拂袖而去,留下诸人愣愕当场。

         苑中秋风落,黄叶满地,一路踏碎在脚下,传来枯枝残叶纷纷断裂的声音。卿尘渐渐缓了步子,一股难言的孤单兜上心头。

         她并不是责怪杜君述等人,他们有这样的打算并没有错。皇族阀门,联姻、娶妃、纳妾,对他们来说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此时此地,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,高贵的皇子而至天朝的帝王,哪个身边不是粉黛佳丽如云,百媚千红无数?

         何况与殷家联姻,若成,则胜算大增,若不成,则无非是牺牲一个殷采倩,凌王府中多了一个女人而已。

         只是对她来说,那不仅仅只是一个女人。将丈夫与她人分享,别人容得,她容不得。

         他是他们的皇子王爷,她,不过是误入此间的一抹游魂罢了。

         回到漱玉院,卿尘只身靠在榻上,怔怔地瞧着紫绡云纱帐。

         屋中很静,他不在身边,没有人在身边。隔着烟罗轻纱,眼前是锦席低案,雕窗画栏,往日看似熟悉的景象突然变得如此陌生,陌生到恍惚,无依无靠的感觉一丝丝从心底渗透出来,逐渐包围了她整个人。

         没有归属感,也没有安全感,仿佛自己不是自己,一片迷茫,一片惶然。

         她差一点儿就忘记了那样的痛,什么山盟海誓,什么两情弥坚,统统都可以在一句话中化做飞灰,这世上最脆弱的是爱情,最不可靠的是男人。

         或许无论到了何时,无论到了何处都是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她苦笑着闭上眼睛,思绪纷乱繁杂,一时想到从前,一时想到以后,却都空无着落,在这样混乱的疲倦中,不觉竟昏昏睡去。

         梦中似睡似醒,依稀见到好多熟悉的人,然而周身都模糊,一个个的消失离去。伸手欲留,却无论如何呼喊都发不出丝毫声息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物是人非。四处陷入陌生的暗潮,夹杂着孤独、绝望、恐惧层层涌上如影随形地缠绕上来。黑暗中仿佛有人站在面前,一双寂冷的眼睛淡淡看着她,可是当她向他走去的时候,他却渐渐消失在无尽的暗处。

         “四哥……”她似是听到自己喊了出来,脸上冰凉全是泪水,身边立刻有人叫她:“卿尘,醒一醒。”

         猛地自噩梦中惊醒,卿尘周身冷汗涔涔,只觉得心脏似是越跳越快,几乎要破腔而出,只能抚了胸口喘息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是挣扎的痛,那恐惧压在胸口,久久不肯散去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将她拥在怀里,见她脸色煞白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