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醉玲珑[中卷]_分节阅读_45
        ,一回头见夜天凌已扬鞭催马,忙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入城之后,众人各去操练布置,准备攻城事宜。卫长征随夜天凌回到行营,未进辕门,忽然夜天凌勒马止步,扭头看向一旁。

         卫长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发现有团白乎乎的东西窝在几块山石旁,蜷成一团,被冷风吹得正瑟瑟发抖。他下马走到近前去看,原来竟是只小兽。

         那小兽听到有人过来,耳朵一竖,警觉抬头,一双蓝色的眼睛如同白雪中两颗冰水晶石,妖娆中充满敌意地看着卫长征,喉间“呜呜”低声,将身子挣扎着往后蹭了蹭。

         卫长征心下称奇,除了眼睛色泽相异,这小兽简直与雪战生得一模一样,似狐非狐,似貂非貂,说不上是什么动物。

         他正想蹲下去仔细研究,有人从旁伸手,二话不说便将那小兽拎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那小兽“呜”的一声,在夜天凌手中挣扎,欲拿前爪挠人。夜天凌皱了皱眉,毫不费力便制住那两只不老实的爪子,小兽随即可怜兮兮地吊在半空,大大的尾巴收做一团,身子微微颤抖。卫长征此时才发现原来它后腿受了伤,雪白的皮毛上血迹斑斑,看来伤势还不轻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拎着小兽看了会儿,抬手丢到卫长征怀里:“给冥执。”

         卫长征手忙脚乱地接过来,当场便被小兽挠了一爪子,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,伸手将意图挣脱的小东西按住,匆匆寻冥执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三日后,北风大作,天朝大军万事俱备,挥军攻城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自用万俟朔风后,已极少亲自领兵上阵,只放手让他大展身手。万俟朔风生性好战,兼之对漠北与突厥了如指掌,攻城掠地无往不利。唐初、南宫竞等人先时对他尚存疑心,几战之后,不由已成莫逆之交,称兄道弟,极为相熟。夜天凌亦常与他把酒长谈,谈文论武薄古非今,彼此心中都有相见恨晚之叹。

         万俟朔风嘴上虽不说,心中对夜天凌却佩服至极。不说别的,单凭夜天凌连可达纳城这样的大战都放心交给他,他纵然恃才傲物,却也自问无此气度胆略。

         运筹帷幄,成竹在胸,城外剑戟林立,兵马如山,夜天凌却连铠甲都不着,长袍清淡,闲坐行营。

         闭目养了会儿神,近处突然传来极轻的一声响动。他睁眼看去,雪战蹲在窗格处微侧着头,金瞳熠熠,正瞅着他。

         他与那小兽对视了片刻,起身往外走去。走至廊前,忽然一愣。清风微凉,琼光淡淡,有个熟悉的身影正仰头看着树上,一脸的无奈。

         月色的轻裘,衣袂微飘,澄澈的光线穿透漠北细芽初绽的枝叶半洒上她的侧颜,一支羊脂白玉簪散挽秀发,因着了阳光的色泽通透而明净。发如云,人如玉。他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她柔和而优美下巴微微抬起,露出修长的脖颈,几缕碎发自发簪间悄然滑下,软软地垂于她耳侧,偶尔春风轻过,漾起几丝微澜。

         她半侧着头,黛眉轻蹙,柔软的红唇微微抿着,带了一丝俏皮的模样。这一颦一笑看过千百次也不厌,若即若离的距离,他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人,俊眸含笑。

         “雪影,伤还没好就乱跑,居然还敢爬树,快下来。”

         树枝上,一只雪白的小兽蹲在那儿,侧眼看向树下有些无奈的卿尘,蓝瞳晶亮,倒映着淡雅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 突然间,雪影扭头看向旁边,一道白影轻俏闪过,它已从树上跳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回身,正见夜天凌负手站在廊前,静静看着她。淡金色的阳光自万里无云的长空投下,落满他衣襟,修袍利落身长玉立,带着三分峻冷风色,然那深邃的眸底却浸着无垠的柔和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愣住,不曾料到这时候夜天凌竟在行营,凝眸望他,却见他忽然暖暖一笑,山清水澈,云淡风轻。

         几度红尘,几度回眸,每一次寻找他的身影,他总在离她最近的地方,无声无言,但是他在,漫漫此生,携了她的手,终此生生世世,不离亦不弃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轻轻扬起唇角,却不说话,夜天凌笑容愈深,淡淡道:“怎么,不认识了?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修眉轻挑,笑道:“似曾相识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眼底深色微微波动,忽然察觉身边白影微闪,还没来的及躲开,雪影已经窜上了他肩头。他剑眉一蹙,伸手便将那小兽拎了起来,谁知雪影一急,前爪勾住他的衣服,竟说什么也不松开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看着一人一兽僵持不下,不由哑然失笑。人人敬畏的凌王殿下岂容一只小兽蹲在肩头睥睨四方,平日里雪战为此没少吃亏。再看夜天凌已有忍无可忍的倾向,她忙上前拎起雪影的小爪子将它从夜天凌手中救出来,一边笑道:“它调皮得很,比雪战还叫人头疼,也不知长征怎么打仗时还有这番闲情,居然捡了这么个小东西回来。”说话间清灵灵的凤眸微抬,笑靥如花。

         雪影此时倒老实了,委屈地趴在卿尘怀里,自她手臂处楚楚可怜地望向夜天凌,目光哀怨,似在控诉夜天凌方才极不温柔的行径。

         “嗯……哼!”夜天凌盯了它一眼,愣了愣,冷哼出声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将雪影放下地去,见他面色不善,笑盈盈问道:“你不会是在和这小家伙计较吧?”

         她清泉般的笑容在夜天凌面前妩媚绽放,几日不曾细看,那如画的眉目间竟奇异般的多添了几分温婉与成熟的风韵。他几乎已记不清发生过何事,似乎每一次相见都是一个开始,每一次相对都是刻骨铭心,柔情似水。

         他的妻子,他寻找了半生的那个人,此时婷婷站在面前,看着他,浅笑宁静。

         他微微叹了口气,叹息中却是愉悦的神情,“世上唯女人与小兽难养,奈何我身边怎么越来越多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眨了眨眼睛:“哦?这么说来,难道殿下这几天又纳了新人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没料到卿尘问出这么一句,细细将她打量,皱眉道:“本王即便再纳新人,你也不必这么高兴吧?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瞅着他的脸色,施施然欲转身:“那我便逍遥了嘛。”

         未等举步,夜天凌伸手将她挽住,细眸微眯:“逍遥什么?是谁当初那么霸道,偏说我是她一个人的?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轻笑,理直气壮:“我!”

         “那你去哪儿逍遥?”

         “凌王府啊!”卿尘笑说:“你是我的,凌王府是你的,自然也是我的,你有什么新人,还是我的。我府中地方大,看门洒扫有时不够人用,添几个人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她侧着头一本正经地打算着,夜天凌闻言失笑。便在此时,远处猛然传来一声巨响,接二连三,似山崩海啸,声势惊人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不曾防备,吃了一惊,未及转身已被夜天凌轻伸手臂,护在了怀中。

         城北方向烧起冲天大火,浓烟四起,很快将天空层层遮蔽。硝烟之中战火隐隐,泛出血染的颜色,整个漠北大地似乎被扯开一个巨大的口子,让人感觉山峰城池缓缓下陷,天地颠覆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下意识地皱了眉头,夜天凌一手替她掩住耳朵,轻轻将人揽在身前。

         久违了如此清净的气息,宽阔的怀抱,稳持的臂膀,卿尘静静靠在夜天凌怀中,贴着他的胸膛,耳边一声一声是他的心跳,清晰的盖过一切。突然间动乱的四周缓缓陷入平静,她像是浮在澄透的湖水中,轻轻飘荡,波光粼粼,静谧的夜色下星子满天,那温暖叫人慵然欲睡。

         金戈铁马都遥远,唯有他的拥抱如此真实。

         过了许久,爆炸的声音渐渐低去,夜天凌淡淡道:“可达纳城破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自他怀中轻轻仰首,幽静的眸光投往远处,仿佛透过烽烟漫漫的苍穹看到了青山云外透澈如水的晴空,她似自言自语,又似在对着缈缦天光轻声说道:“可达纳城破了,东突厥亡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城破国亡,又如何呢?

         英雄肝胆笑昆仑

         碎石,残垣,断剑,败甲,昔日漠北第一繁华的王都可达纳如今一片战火狼藉,再不复往昔车马如云,商贾往来的盛况,俨然已成一座废城。

         漠云长,残烟袅袅,日月无光。

         城郊古道放眼望去,四处横尸杂陈,断石枯木,悲风四起,吹面不寒的杨柳风,夹杂着来自大漠的沙尘,模糊了苍穹的轮廓,带来几分深深的苍凉。

         轻衣纵马,剑甲鲜明,夜天凌与万俟朔风并骑入城,一个清峻从容,一个谈笑自如,四周战况惨烈都不入眼中,惯经杀伐的漠然已入骨髓,再多的生死也不过只是弹指花开,刹那凋零。

         卿尘静静随行于夜天凌身侧,一路沉默。

         整个可达纳城在漫天的风沙下分外荒凉,血腥的气息寸寸弥漫,如同死寂的深海卷起暗流,悄然将人笼罩。半明半暗的烟雾下,墙角路旁的突厥人像熟睡一样躺在冰冷的大地上,几乎可以看到曾经嬉笑怒骂的眉目,然而再也无声,再也无息。

         天高地远,生如死域,非是天灾,乃是人祸。

         到了行营前,卿尘下马驻足回身,风色在她眉间悄悄笼上了极淡的忧郁,明净的翦水双瞳中浮起的那丝哀伤却越来越浓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本来已走出几步,发觉卿尘没有跟上来,转身寻她。只见她扶着云骋站在原地,纤弱的身影风中看去,竟有几分悲凉与疲惫,他伸手挽住她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静默了片刻,抬头看他,缓声说道:“四哥,我不想看到万俟朔风再屠城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目如寒星,清光一动探入她潜静的眸心,稍后,他抬手拂过她被微风扬起的发丝,说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卿尘微微一笑,略带着些倦意。她越过夜天凌肩头,看向广袤而寂静的漠原,轻轻说道:“空造杀孽,必折福寿,这一城生灵其实是丧命在我手中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眉心微蹙:“别胡思乱想,我先送你去休息。”

         他将卿尘送入行营,独自往帅帐走去,想起卿尘方才的话,心头竟莫名的有些滞闷。

         “殿下!”冥执迎面寻来:“王妃可是歇息了?”

         “嗯,”夜天凌点头:“有事?”

         冥执取出一封密函递上:“前些日子王妃命我们在天都暗中追查邵休兵等人,现在有些眉目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拆开密函抬眼扫过,眼底一刃精光暗掠,冷笑澹澹:“勾结盐商,借军需之由贩运私盐,胆子不小。”他将密函递回给冥执,却道:“这些事不必告诉王妃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冥执一时不解:“王妃若问呢?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负手前行:“她若问起,便说我会命褚元敬等人联名上书弹劾,追究此事,不日便见分晓。”说话间又一顿,心思微转,褚元敬这些御史们还不够份量,事情揭发出来容易,要扳倒这些阀门贵胄还需费些力气。他略一沉思,再对冥执道:“转告莫先生,让他去拜访长定侯,告知此事,然后设法让秦国公得到你们手中的证据。”

         老而弥辣的长定侯,生性耿直,嫉恶如仇,一旦得知此事,绝不会坐视不理。而秦国公,早年因旧事与邵休兵不和,怨怼甚深,若让他得到这样的机会,岂会不闻不问?

         冥执一一记下,说道:“只是现在巩思呈那里却半点儿把柄都抓不到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冷冷一笑:“巩思呈?他自身行事谨慎,滴水不漏,可惜儿子都不争气,这几年不过是殷家回护得周全罢了,此事不足为道。”

         冥执便知夜天凌已有打算,不再多言,只笑道:“如此王妃便少费神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嗯,”夜天凌淡淡应了声:“以后这种事情你直接回我,不必惊动她。”

         冥执俯身应下,暗地里不由微笑,突然又想起什么事:“对了,我刚才遇到黄文尚,他说以后不用那么多麝香和白檀香,王妃嘱咐药中不要再用。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停步回头,问道:“为何?”

         冥执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唔,”夜天凌剑眉微锁,目光遥遥看出去,若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 俩人正说着话,万俟朔风大步过来,浑身杀气腾腾,见了夜天凌便道:“活捉了木颏沙!哼!不是你要活口,我定取他性命!”

         夜天凌转身自他身上扫过,淡淡笑道:“怎么,吃了亏吗?”

         万俟朔风皱眉冷哼:“不愧为突厥第一勇士,手底果然硬朗,若不是中了毒烟,未必能将他生擒。现在死不低头,正在前面破口大骂,你看着办吧!”

         “看看去。”夜天凌举步前行,突然又回头对冥执道:“过会儿让黄文尚来帐中见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