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五章 周横的二叔
        听到外边的吵闹声,王离心中若有所思,开门走去,门前黑压压的跪着一地的人,跪着的人鼻涕眼泪满脸都是,无一例外的脸色充血通红,浑身鲜血淋漓,模样可怖,并且双手不断的朝着身上各处抓挠。

         看到王离出现,众人哭喊:“求师兄帮我们解除身上的奇痒之症,师兄的大恩大德,我等将没齿难忘。

         这时赵昌华也从自己房中走出,看到院子里的情景大为吃惊,连忙询问这是发生了何事,王离解释:“老赵你别着急,这是我修炼的武学中的一种方法,可以把自己的力量注入到他人的身体内,让他们浑身奇痒难忍,我这就给他们解开控制。”

         说完伸出手指,在每人的肩膀位置连点数下,给他们解除了身体内的暗劲,众人才算是恢复原本状态,这些杂役都是昨天和王离交手的弟子,此时他们再看王离心中充满了恐惧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使用的手段是他前世看小说中所描述的一种暗器使用手法,他仿造小说中方法琢磨出的控制人的手段,前世的时候无论是政府高官,还是黑道巨擘,或是一方巨富无一不对王离言听计从。

         赵昌华看着跪着人的可怖模样,微微皱眉,心想王离这控制人的手段太过诡异了,已经很接近魔道了。

         看着赵昌华古怪的眼神,王离赶紧解释:“其实这就是凡间武学的一些手段,若是修为到了气境五阶,法力可以游走全身便不再管用,你看我给周横下的手法最重,今天他不是也没过来么?”

         王离正说着,忽然一道声音从杂役房门口传来:“听说我们内门新添了个师弟,还做了杂役房总管事这么大的官,作为师兄的我可得来亲近亲近。”声音阴阳怪气,不过听声音年级应该不大。

         很快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走进杂役房,年轻人步伐稳健,神华内敛,长相也在及格线以上,只是年轻人走路时候下巴微抬,显然性格高傲,意外的是周横面色阴沉亦步亦趋的跟在年轻人身后。

         走到王离面前,年轻人很高傲的指着王离道:“就是他昨天打你的么?”态度嚣张,浑然没把王离放在眼中。

         没等周横回答,王离态度更加嚣张的说道:“就是你爷爷我打的他,你待如何?”论嚣张,一个十七八岁的内门弟子又如何比得上王离,前世主宰世界黑道的时候,多少黑道巨擘,小国政要,富商豪门在他的霸道面前战战兢兢。

         听完王离的话年轻人没有生气,反而笑了:“哈哈哈,一个连一星资质都没有的废物也敢如此嚣张,我看过你与那名仙道门派弟子的战斗,就算你靠取巧获得了胜利,还获得了内门弟子的身份,但是终究你只是个废物而已,将来必将被门派抛弃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离刚要说话,赵昌华站出来道:“周冲你来这里做什么,王离的内门弟子身份是掌门亲点,你若是不服,可以去亲自跟掌门诉说。”

         周冲正要说话,王离一把打断他道:“我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,不就是帮你身后那个废物报仇么?我也不跟你废话,不如我们这就去演武场比斗一场,看我不抽烂你小子的嘴。”

         仿佛听到世间最好笑的笑话,周冲哈哈大笑:“大言不惭,一个修炼凡间武学的废物也敢挑战我,你不怕被我一击打杀,我还怕别人笑话我欺负一个废物呢!”

         “到底谁是废物,现在说大话还是太早,我们演武场上见高低。”说完不愿意再跟周冲废话,踏步就走出杂役房,在他身后赵昌华急忙跟了上去,周冲想了想也跟着走出杂役房。

         演武场属于内院所掌,距离杂役房有很长一段距离,一路上赵昌华一直絮叨:“你小子呀!也太自大了,周冲加入门派已经七八年了,他的修为好几年前就已经到了化神境,在内门弟子中也面前能算是天才了,你只不过修炼了一晚上,怎么能可能他的对手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老赵你的废话也太多了,我既然敢挑战他,自然有我的把握,你放心今天我不把周冲打的满地找牙,我就跟你姓。”王离并没把赵昌华的话放在心上,昨天晚上虽然一直没有感悟到气的存在,但是他还是有其他方面收获的,而且经过昨天的修行,他正好心中有些想法,正好周冲的到来,让他能够一试心中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二人闲庭胜步,慢悠悠走向演武场,他并没有把比试放在心上,一路上不住的指着门派建筑让赵昌华讲解,等他走动演武场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。周冲是飞行而来,修为到了化神境已经拥有飞行的能力,他早已经在这里等的不耐烦了。

         此时演武场周围已经围满了人,基本上都是外门弟子,这些外门弟子得到消息,知道昨天被掌门亲自指定的那名一星修行资质都没的内门弟子,要和一位资深的内门弟子比试,纷纷过来观看。

         其实对于王离成为内门弟子这些外门弟子是十分不服气的,纷纷觉的掌门是不是糊涂了,就算是王离立下大功,但是就凭他一星都没有的修行资质,此生怕是连气境一阶都无法进入,他成为内门弟子,这怎么能让人服气呢!

         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王离出现了,外门弟子们纷纷观看,他们也很好奇这个靠着凡间武学成为内门弟子的家伙,好普通哦,长相虽然还算英俊,不过也太瘦弱了吧!不是说修行凡间武学都会修成壮汉的么?这家伙实在跟想象中不符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并不在意,周围紧紧盯着自己那些好奇,嫉妒,冷漠的目光,穿过人群,轻轻跃上比试的擂台。

         等到王离上到擂台,忽然远处出现四名身上绣着一个“法”字衣服的青年,四名青年面色冷峻,双目冰冷的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不知道是谁说了句“执法阁的来了。”原本嘈杂的四周忽然变的十分安静,随着四人的走近,围观的人群自动的给他们四个让出一条道路。

         执法阁是云宗派管理门派纪律的部门,每名弟子看到他们都会躲得远远的,生怕被他们挑出毛病,而且负责执法阁的长老是门派四大长老之一,直属于掌门领导,在云宗派地位十分超然。

         看到执法阁弟子审视自己的神情,周冲赶紧解释道:“各位师兄,我和王离的比试不是私怨,只因昨日王离欺负了我的侄子,我今日是帮我的侄子报仇,才会决定和他来演武场比试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云宗派虽然并不允许弟子之间私下打斗,但是在擂台上比试却不禁止,听了周冲的解释,四名执法阁的弟子点点头,便面色冷漠的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 看着四人走远,擂台四周的人不由的感觉心头轻松了不少,皆因执法阁在门派内威名太盛了,四人的出现让现场每个人都感觉心头十分压抑。

         这时忽然有一名外门弟子问道:“你侄子是谁呀?看你的年纪也不大,你侄子不得只有几岁呀!”这名外门弟子的话说完,周冲就面现怨恨的看了他一眼,记住了他的相貌,吓的那名外门弟子赶紧躲到人群深处。

         这时擂台下的周横讪讪的道:“是我,我就是二叔的侄子。”周横的话说完,惹的擂台下哄堂大笑,看着周横满脸横肉,一脸络腮胡子的样子,有弟子就忍不住说道:“我看他是你侄子还差不多,你这样子怎么可能是他的侄子。”周横虽然一贯在杂役房作威作福,但是在外门弟子跟前却不敢猖狂,只得讪讪赔笑:“在我们老家我家的辈分比较小,所以我是他的侄子。”

         看着下边如同闹剧一般,周冲很生气的对着周横喊了声住口,然后对王离道:“我们也别说废话了,这就开始吧!”

         王离答应下来,随后王离身上气息一滞,气质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气息越发的内敛,浑身充满了暴戾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 忽然眼前一花,周冲感觉一道残影朝自己冲了过来,随后脸上猛然一痛,不知何时王离竟然到了他的面前,而且还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 太丢人了,周冲瞬间满脸变得通红,王离一巴掌虽然并没有让他受到任何伤害,但是当着这么多外门弟子的面,让一个废物打脸,真是奇耻大辱。就在周冲愣神的一瞬间,王离左右开弓再次一连打了他十几个耳光。

         台下的外门弟子呆滞,这也太离谱了,王离不是凡间武者么?速度怎么这么快,不过这周冲也太废物了,竟然被一个废物连打耳光。

         从没受过这种委屈的周冲,急忙跃起跳远,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,当着这么多的外门弟子这也太丢人了:“你有病呀!”周冲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语气中几乎带着哭腔。

         不过远离王离后,周冲瞬间怒意就填满了胸腔,他已经失去了理智,凝聚起浑身法力,一条火蛇豁然出现在掌心中,他已经忘记擂台上不允许杀人的规定,只想着一定要把王离灭杀当场。

         感受着火龙炙热的气息,王离眯着眼睛也爆发出浑身的内气,抬掌,一声龙吟自他掌中发出,内气和法力的碰撞爆发当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