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十六章 巨鼠妖怪
        这一刻,王离化身疯魔,前所未有的愤怒,在云宗派三年,早已忘记前世黑道皇帝的身份,自身底线一降再降,取而代之的是谨小慎微,瞻前顾后云宗派内,一名毫不起眼的内门弟子。

         可是下了云宗山,他有了自己的底线,那就是这一世的父母,听到王芳芳说,自从那个假王离出现,父母的身体就不太好,想来肯定是那个假王离用了不知名的手段,控制了他们。

         到了自家门口,王离一脚踹出,丈余高铁门应声飞出,三寸厚的铁门被王离一脚踹了个对折,直朝着另一个“王离”飞去。

         假王离眯着眼睛,站起身,手掌平推,一团黑雾从他的袖中飞出,黑雾盘旋,仿若狰狞鬼怪,随后化作一只巨手,巨手抓向铁门,铁门仿佛豆腐一样,被巨手抓成粉碎。黑色的铁碎迷荡,荡漾整个院子。

         院内众人大惊失色,纷纷朝着院门口看去,可是看到那道身影更加吃惊。

         “少爷?”大门口出现了一个浑身包裹着火焰的人,不过依稀能够看清和院中的王离极为相似,院子里的仆人都懵了,怎么又有一个少爷。

         “终于出现了么?”假王离喃喃自语,随后袍袖朝着王离的方向甩去,一道黑雾化作利剑直冲向王离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并不慌张,《青阳御火诀》激发,抬手一团烈焰从掌中奔涌而出。黑雾碰到火焰,发出滋滋声消失,不过王离发出的火焰也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 “何方妖孽,竟然冒充你家少爷。”王离极为愤怒,冒犯了自己的底线,一定要让这个冒充自己的“人”付出代价,说完整个人化作一团火焰,冲向这人。

         “哼哼,三年多不见,就能够修炼到化神境巅峰,还算有点能耐,不过就凭这点手段,遇到我小心丢了性命。”冒充王离的人很轻蔑的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 “三年多?”听到这人说到这三个字,王离暗暗记到了心里,咬着牙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冒充我?”

         “捏哈哈哈,既然你已经回来了,那你鼠爷也没必要再假装你了。”发出一阵尖利的怪笑,说完假王离浑身包裹着一团烟雾中,烟雾消失,已经变了模样。

         一个干瘦干瘦的怪人,浑身笼罩在一件宽大的黑袍中,眼睛奇小无比,脸上也看不出有几分血肉,最引人瞩目的是脸颊两侧各长了三道怪异的胡须。

    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少爷怎么变样子了?”不知道少爷身上发生了什么事,有仆人忍不住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傻呀你!还没看出来,我们这一年多服侍的少爷是个假的,那个浑身冒火的才是我们真的少爷。”这是一个聪明人。

     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怪不得我觉得这一年多少爷怎么变化那么大。”说话这人好像忽然想到什么,脸色惨白惨白的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皱眉,什么鬼?不过他隐隐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的妖气,气息十分强大,特别是还有几分威压。

         不过顾不上那么许多,王离一定要让这个怪人付出代价,想到这里,身体化作一团火球,飞冲向怪人。

         怪人轻蔑的笑了笑,再次挥动袍袖,黑雾再次从袍袖喷涌而出,黑雾遮天蔽日,溢满整间院子:“就让你见识一下虚境的威力。”

         看着整间院子弥漫的黑气,这时王离才感受到虚境的强大,看来薛怒江之前跟自己战斗,只是单纯的用肉体跟自己战斗,没有动用虚境的实力。

         此时王离身周都裹挟在一片黑雾中,仿佛身入沼泽,飞行的速度急速骤减,身上的火焰渐渐的微弱。

         “捏哈哈哈,本来还想在玩几年这个角色扮演的游戏,不过既然这么早你就出现了,那你就跟你的全家一起消失吧!”怪人再次怪笑,黑雾从他袍袖更加汹涌的喷涌而出。

         院子里的仆人早已被黑雾压的站不起身,王离也步履维艰,身上火焰消失。

         这时怪人好整以暇的走向王离,眼中闪烁着寒芒:“一个化神境的小修士,恐怕还是第一次下山,你就遇到你鼠爷,只怪你自己运气不好。”这时他已经站到王离身后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要是修行的炼体术,遇到你鼠爷还有可能挣扎几下,偏偏你修炼的是什么破法术,不过也对,人类修士本来就大多数修行的是法术,不过算了,下辈子希望你运气好点吧!”话说完,怪人伸出五根手指,手指上五点寒芒闪烁,出现五支爪子,爪子朝着王离脖子处直刺而来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在黑雾中尽力挣扎,黑雾就仿佛有意识一样,缠绕他的四肢,他就连活动都受到很大的限制,这时候他正好听到怪人最后的话。

         “炼体术么?那可真要谢谢你的提醒了。”王离冷笑,说完武道内力运转全身,全身肌肉紧绷,无上大力爆发,周身都笼罩上了一片金黄。

         顿时身上那种裹挟的力量再也阻止不了他,若非必要,王离通常都把武神境的修为极度隐藏起来,就连肉身的力量他也隐蔽起来,如同正常化神境修士。

         现在武神境修为爆发,百万斤巨力恢复,周身气势,一往无前。

         那种预知危险的能力出现,感觉到即将碰到自己脖子的爪子,头也不回,一把抓住爪子的手腕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抓住怪人的手腕后,胳膊抡圆了朝地上摔去。

         怪人根本就没想到王离还有反抗能力,没有防备的被王离在空中甩了一圈,重重的摔到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 “嘭”一个人形巨坑出现在院子正中,铺在地上一尺多厚的青石被打了个对穿,怪人被王离恐怖的力量摔到青石中。

         “咳咳”怪人口中吐血,气息低迷,整个“人”都懵了,王离不是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么?这恐怖的力量是哪里来的。

         不过很快的怪人晕倒,身上有淡淡黑气溢出,紧接着王离家里院子的黑气也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抓住怪人把他从坑中提出,等他把怪人扔到地上的时候大吃一惊。地上哪里还有人啊,他手里原本抓着的黑袍怪人,竟然变成了一只灰毛巨鼠。

         院子恢复原样后,原本院子里的仆人也恢复行动能力,看到这只老鼠也不由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 有仆人壮着胆子走到王离身旁:“少爷?您是我们原本的少爷么?”

         王离微笑点头,随后从身后掏出几块金锭扔给这名仆人,让他给院子里的其他人分一下。

         “是我们的少爷!太好了,这才是挥金如土,散财如命的少爷,我们真正的少爷回来了。”这名仆人欢呼着把金锭一一分发下去。

         “呃”我在他们心目中是这种形象嘛!王离满头黑线,看来以后该改改脾气了。

         这时一干下人都聚拢在王离身边,把那个灰毛巨鼠围了起来,有下人用脚踢了下老鼠:“少爷就是这个东西冒充您么?长的可真丑。”说完还用力踹了一脚。

         其他下人有样学样,纷纷朝着灰毛巨鼠踹上几脚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可要小心了,这个怪物还没死,你们要是把他给弄醒了,后果可是很严重的。”王离认真的看着灰毛巨鼠,微笑着道?

         下人们纷纷后退,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,生怕真的不小心惊醒了这只老鼠精。

         与此同时,后院王离父母住的房间中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“本来还想多陪这个小老鼠玩玩,没想到儿子来这么早,咱儿子可没这个小老鼠那么孝顺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是呀!本来想着儿子不在家,有这么个东西变成儿子的样子,整天在我们面前晃悠,还能排解一下对儿子的思念,就是这个小老鼠太不地道,竟然在我们饭里连着下了一年多的毒药。”这次说话是道男人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院子里,王离一时间也不知应该如何处理这只巨鼠,本想直接杀了了事,可是这只巨鼠似乎还有些秘密,王离还想从巨鼠嘴里问些问题。

         可是若是不杀了的话,等会巨鼠醒了,万一恢复实力,他想要逃走的话,王离可没把我再抓住他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师弟这么快就解决了这只妖怪,可还有什么问题?”声音从王离家外墙传来,回头看去,周玉成正拉着王芳芳的小手站在墙头。

         周玉成在王芳芳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什么,就带着她从墙头跃下,王芳芳满面羞红,不住的朝周玉成脸上看,满是崇拜的神色

         王离呃然,大师兄这泡妞的手段也太高明了,这才多长的功夫,这个服侍自己那么多年的丫头,就对他这么仰慕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问题,大师兄可知道有什么禁制的手段,我想从这个妖怪嘴里问些东西。”王离指了指地上的巨鼠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有何难。”说完周玉成从法宝袋中掏出一根绳索,口中说了声“禁”绳索带着微弱的红光,飞向巨鼠,把它缠了个结结实实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是当初封神大战时期声名鹊起的捆仙绳,不过我手里的这根是仿制品,不过依然能够禁制住道境以下修为的修士,制住一个虚境妖怪不在话下。”鼠妖被禁以后,周玉成忽然暴喝一声“醒”

         周玉成一字出口,在场所有人都感觉脑子里仿佛重锤击打一样,不过瞬间就感觉脑子里好像变的更加清醒,而那只鼠妖,也忽然悠悠醒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