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dfvkncrzgw"><em id="BQeAHX7h2x"></em></div>
  •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十五章 家中惊变
        周玉成知道,王离可是从没下过云宗山的,现在他忽然说要自己跟他去一个地方,有些奇怪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想让师兄陪我回家一趟。”

         前世的王离是一个孤儿,从没有体会过家的温暖,这一世他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,父母双亲健全,而且这一世的父母对他极好,给他一种前所未有温馨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如今离开家三年,云宗派的时候还没有感觉,这次离开门派,竟然让他产生了乡愁的情绪。

         “家?”周玉成楞了一下,他从小就生活在云宗派,是夏云幽捡到的孤儿,从没有过家的概念,忽然听到王离提到家这个字,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  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左右无事,我便跟你去你家看看吧!”周玉成想了想,反正这一个月他们两人也没什么别的事,就跟着王离去他家见识一下吧!

         王离的家距离云宗派并不算太远,不过百里,两个人飞行,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王离从小生活的村子。

         王家村,一个很俗气的村名,不过却承载了王离许多的回忆,回想着往日种种,王离露出满足的微笑。

         此时接近正午,村子里看不到一个人,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村中那座最大的房子,其实说是房子已经不准确了。

         简直就像是一座城堡,高达三丈的外墙金光闪闪,青砖碧瓦映衬的整栋房子金碧辉煌。“看,大师兄,这个房子就是我家。”王离指着占了几乎半个村子的房子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呃!”周玉成愣住,王离一路上不住给他讲自己家是村中首富,家里如何如何有钱,他一开始还在想,一个村子的首富,就算是再有钱又能到什么地步,可是看到王离家的房子,他不由的相信了王离的话。

         不过很快,周玉成感觉到不对劲,在王离家的房子上方冒出丝丝黑气,黑气盘旋,仿若实质一般的聚拢在王离家的上方。

         正要提醒王离,不过王离已经撇下他朝家中走去,周玉成紧追两步追上王离,刚要说话,忽然在一间房子走出一人。

         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,多年从事农事劳动,让这个村民过早的进入到老年状态。

         看到王离,这个汉子正想要说话,忽然露出很恐惧的表情,一只手指颤巍巍的指着王离。

         看到汉子的样子,周玉成心里咯噔一下,心道不好!

         王离近乡情怯,并没有注意到自家上空的黑气,不过看到这个汉子的表情,感觉有些奇怪,好奇的问道:“王大叔是我呀!王大富家的王离,不认识我了么?”

         汉子并没有回答王离,听到王离说话,好像被吓到一样,转身就跑,连滚带爬的跑回家中,重重的把自家的门给关上了。

         王家村是一个大村子,王离朝家中走的时候,一路上遇到很多人,每个见到王离的人,都仿佛遇到鬼一样,慌忙的躲开。

         这个时候王离也感觉到不对劲了,这也太奇怪了,脚下也加快了速度,周玉成皱了皱眉头紧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“少爷?”就在王离距离家中不到百步的时候,在他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。王离回头,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 王芳芳,从小服侍王离的丫鬟,从王离记事起,就一直服侍他,其实她也就比王离大三岁而已。

         此时她的手中挎了一个篮子,篮子里装满了青菜,看到王离出现,女孩子露出惊恐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 看着王离走到她身边,王芳芳慌忙跪下:“少爷别打我,我不是故意迟到这么久的,今天隔壁镇的蔬菜卖完了,我跑了好几个镇子才买到少爷让买的蔬菜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芳芳,你们到底怎么了,我不就是三年没回家,怎么你们每个人看到我就好像看到鬼一样,再说了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了,而且我也没让你买菜呀!”莫名其妙,王离赶紧扶起王芳芳,今天村子里的人好奇怪,自己离开家三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每一个见到自己的人都那么害怕。

         “三年?少爷您什么时候离家三年了!您当初离开家,说是要到门派去修仙,可是刚过一年,加上不到两个月就回来了,这一年多以来,少爷一直都在村子里呀!”王芳芳看着王离,神情十分惊恐,好像深怕王离会忽然暴起打她。

         这一刻王离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他很肯定自己从离开家从没回来过,怎么可能会在一年多以前就回家了,不过这样一来,似乎一切都可以解释了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一把抓住王芳芳,把她带到村子的一个角落里:“你说我在一年多以前就回家了?那个时候,你没发现我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?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有啊!我没觉的少爷有什么变化,就是样子稍微有一点改变,不过也能够理解呀,少爷离开家一年多一点,长高一些,样子稍微变了一点,很容易理解嘛!”小丫头努力回忆着,觉得少爷好奇怪,不过却似乎让人亲近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 “真的没什么变化?除了样子外,其他还有什么变化么?”王离皱着眉头继续问。

         “其他嘛?哦,对了,少爷脾气好像变差了一点,以前少爷对我们下人是极好的,虽然少爷武艺一直极好,但是从不打骂我们,这次回来却好像变了一个人,对我们非打即骂,就连村子里的人,少爷也经常去欺负他们。”说这些话的时候,小丫头偷偷的看着王离,忍不住瑟瑟发抖,想起了这一年多少爷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 清楚了,一切都清楚了,看来在自己离开家的时候一年多的时候,有另外一个“王离”登门出现,冒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 不过随后王离急忙问道:“在我回到家这一年多,我爹和我娘还好吧!他们没出什么问题吧?”

         “少爷您对老爷和夫人一直都是极好的,虽然您时常打骂我们,但是一直对老爷和夫人极为孝顺,只不过好像从少爷回来以后,老爷和夫人的身体就开始不太好了。”小丫头认真的回答。

         这一刻王离血灌瞳仁,气息紊乱,简直就要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,冒充自己不要紧,可是这个冒充自己的人,已经冒犯了他的底线,这点绝对不能饶恕。

         回头看了周玉成一眼,周玉成也看着他,王离说道:“师兄,你帮我看护住这个丫头,我倒要看看在我离开家的时候,是谁在冒充我!”说话的时候紧咬牙关。

         周玉成点点头,对着王离道:“这是你的家事,我相信你也不愿意让我插手,不过我看你家上空的气息不太对,有些像妖气,你一定要小心,我会在远处观察你的,稍有问题我会前去帮忙。”说完牵着王芳芳的手,朝远处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王离点点头,浑身法力爆发,《青阳御火诀》法力全部爆发,浑身包裹着火团,武神境内力布满全身,一步一个脚印朝着家中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王大富家作为村中首富,家中财富惊人,家里有许多仆人,此时正有十几个仆人在院子里干活。

         “王离”站在院子里神色俱厉,指挥着下人们干活,手里还拿着藤条,看谁不顺眼,就上去抽打几下。

         家里的下人们是敢怒不敢言,自从一年多以前,少爷离家去门派拜师后回到家,据他自己说是没有被门派选进上,失望之下才回的家。

         可是从哪以后,少爷的脾气变了,以往经常对下人们嘘寒问暖的少爷不见了,换来了性格残暴,脾气乖张让人不敢接近的少爷。

         看着站在台子上浑身暴戾之气的“王离”下人们噤若寒蝉,曾经有下人跟老爷反应,少爷现在的问题,可是老爷也只是说,少爷大概是因为去门派拜师,被门派拒绝了,心中难免有些生气,发泄一下也属正常,忍一忍也就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可是当晚,那个去反应问题的仆人,就被人发现死在后院。

         也就是从那以后,“王离”变的更为残暴,家里的仆人被他活活打死的有许多人,而且他还变本加厉的,像对待自家仆人们一样对待村里的人,村民们简直视“王离”如同神魔。

         而且少爷似乎变的比以前厉害了,以前他虽然同样很厉害,可是也只是力气大了一些,还会一些武艺,并没有其他的手段。

         这次回来,却好像会了些法术,村子里有一次和别的村子争夺水源,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,少爷只是挥了挥手,从他的衣袖里就放出无边的黑气,瞬间把对面村子的几十个人击倒,据说当晚还死了好几个人,最后王家出了许多钱才把这件事情摆平。

         从此以后,方圆百里的村子集镇,都传遍了王离的大名,无人敢惹。

         “王离”怒气冲冲的指挥完仆人干活,刚躺倒椅子上坐下,忽然大门口“轰”的一声,大门被人踹飞,大门直接对着“王离”打来。

         “冒充我王离的小贼,出来受死。”声音隆隆,震撼了整座宅院,一道如同山岳般的身影出现在院内。